老吴琐议

不是山上速写,山上速写估计手要冻残,拍完这张她就滑下去了,我也跟着下去。线稿在平汤温泉画完,回上海家里加了马克笔颜色。

彩铅。马可油性。画着画着就饿。

去年春节在东京,小雨,东京塔南的寺庙里,穿上雨衣皱着眉。

假装忧郁就去海边走走。别府湾,塔和港区之间的小公园。远处海堤上玩耍着一群海鸥,小白点。2015年2月。

人物肖像。古典,皇家,四色,半侧面。

马赛港外。中午从尼斯开车出发,开了三个小时也就到了,但Hertz的还车点太难找,我绕着马赛火车站转悠了半小时,再去酒店出来到了港区已经下午五点,海里有两个岛,一个岛是旧监狱可以参观但是已经没船,只好去另一个荒岛。没想到荒岛特别好玩,登上山顶有大群海鸥,一个废弃的石建筑中都是海鸥的家,山底海岸有小酒馆,吃了虾锅和贻贝配薯条。然后搭乘8:30的船回陆地,海风阵阵抚慰人心。彩铅两小时。

六周没画了。昨天忍不住左手设计了一张,今天来放射科果然Hold住全场。